我给自己题个序——《奔向三十》

By | 2019年6月4日

「三十而立」,古人如是说。

「人们真的要在同样的年龄段去做同样的事情么?」我对此还有些疑问。

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多,会发现同样的年龄段确实会有相近的疑惑与焦虑。三十岁的年纪,你的经历是怎样的呢?虽然每个人所处的状态都是不同的,但是我相信三十岁的人们都经历过这些事情了:同年龄段的好友有人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了;即使没遇到过伴侣,也开始对自己向往的爱情有较为成熟的认识了;对自己的未来有些许担心,但更多的还是乐观、积极地去面对挑战与困难。

我的三十岁是怎样呢?

我憧憬,我期待,我惶恐,我淡然。

「奔向三十」三部曲中的文章,均写于2016年,时值我刚从「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转行到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其中夹杂着我刚刚挣脱原先专业束缚的欣喜与从头再来所面临挑战与困难的沮丧。

第一篇名为《借寒冬之名》,自然是取自诗人雪莱的「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当年开春,南京鸡鸣寺花开得比往年稍早,于是便有了《鸡鸣春早》。初中的语文课上,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便是「『死亡』与『爱情』是文学的永恒的主题」。当我试着去体会这句话的含义的时候,当我开始思考自己的生命终点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当我憧憬我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我写下了《死亡与文学》。

那一年我25岁,虽然在20到30岁的行程仅仅过半,但是我真的感觉到是在「奔向三十」。

人生是一场有趣的旅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