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三个月的一些感悟

By | 2018年11月10日

本文中的一些观点不代表我的雇主。


入职三个月的时候就想写了,一直拖到现在才总结一下。

1. 工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玩

我询问了身边的几个同学,都和心中想象的工作有落差。这其中甚至有在学校出类拔萃的,都说有想辞职换一份自己擅长点的工作了。当然,每个人都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擅长程度来重新选择,不过,刚工作时遇到很多和想象差距很大的事情是很正常的。

2. 同事之前的关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远

工作之前总会看到很多类似工作之后同事之间关系没有那么好处的言论,不过我真的工作之后,倒没有发现这是个问题,感觉身边的人比想象中的好相处的多:大家愿意分享经验,在开会讨论时也都愿意提出不同的见解。

3. 身边的人真的都非常出色

身边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的多的多的多。

4. 需要学习的内容和学校不同

学校学习的知识更多是成体系的、系统的,比如上课都是一门课程一门课程来,科研时遇到的问题也很多是领域内的(研究生及以下,博士生及以上就不清楚了);而刚工作更多是碎片化的知识。真正工作之后发现,在解决问题时遇到的很多难题,需要的不是把所有东西都弄清楚才去解决问题,而是遇到一些问题,就去搜索、去询问,把问题解决。当然,等工作时间久了,还是会需要把一些知识梳理成体系。

5. 自我管理能力非常重要

在学校,对于大多数学生,都有老师/导师催促学生学习、考试或者做课题等,要学习的内容很多都是安排好的。公司可不是,除了当下的任务外,需要学习的东西,是需要自己摸索的。为什么有些人在同样的时间内成长更快?除了运气成分,可能是他们找到那些长期看更需要积累、掌握的知识,这样在未来的工作中才能更加轻松。工作了,还自己有了收入,让人分心的事情更多了。但是,工作之后需要学习的东西其实并不少,而且还因为需要自己钻研的东西更多,其实需要投入的时间会更多。所以,自我管理能力真的非常重要。

6. 工作初期要多花点时间积累技术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业务上要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没有前期的技术积累,业务的判断容易出现偏差。工作初期技术的积累,会显得更加重要。

7. 不要总是以新人的视角去审视自己,要多去挑战,尽力把事情做好

作为新人,遇到不会是很正常的。新人是有光环的,刚工作时,大家更愿意为你解答问题。多去尝试,多去迎接些挑战,能成长的更快,而不要把自己的视角仅仅局限在自己是个新人,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


扫描并识别下面二维码,就能关注我的公众号。

澳大利亚自由行记

By | 2018年10月7日

一、

「Can you speak Chinese?」,我向身旁的乘客问。我忘记把包放到行李架上了,打量了下旁边的人也像中国人,而且也不清楚英文该怎样表达,于是想问他是否能听懂中文。

他眼镜稍稍睁大了一些,仿佛被我突然的问话惊讶到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我忘记把背包放到行李架上了,麻烦您让一下,我放下包」,我说。

他站起了身。

又有几次我用中文和他交流之后,他终于也开了口,和我闲聊起来。

「你是去澳洲干嘛啊?」他问。

「就是去玩玩,这刚毕业,毕业旅行。那您去澳大利亚是做什么啊?」,既然他提到了这个话题,我也就捎带问下。

「探亲」,他答。

「探亲的话那您在那边能够好好的玩了啊,家人在那边,能够带你去很多地方啊」,我为他能去那么久感到开心。

「我经常去那边的,现在没什么想玩的了。唉,那你到那边呆多久啊?」他又接着问。

「加上来回乘飞机的时间,也就7天吧。这边公司还要入职,也没法玩太久。您去那边多久呢?」我回答。

「一个月」,他说。

「要是我能呆那么久就好了」,我有点羡慕他。

「我在那边也不玩什么的。天天在那边买菜做饭,没兴趣像你这样跑的。年轻多跑跑好」,他笑笑。

接着我们又聊了很多。他经常去墨尔本,悉尼却没有想去的想法。感觉他好像厌倦了大城市的生活了,就简单的烧菜做饭也很充实。

还好他很熟悉飞机上的事务了,很多东西也可以请教他。中间还和他打趣,幸好身边是个中国人,不然交流起来可能真有障碍呢。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飞机刚起飞不久机身的抖动还是很厉害的,而且因为有爬升的动作,机身还能感觉有倾斜。可能也是因为第一次乘飞机,飞机爬升的过程中心率会加快,就像有些略微紧张的感觉。

「飞机上的饭是最难吃的」,到了饭点,他说。

「我感觉比食堂的饭好吃多了。我在公司都是吃快餐,可能学校食堂的饭都比快餐好吃,毕竟还能选择些荤素」,我说。

首次乘飞机很难入睡,迷迷糊糊断断续续也算睡了三个半小时左右。

半夜的时候飞机播报广播,气流导致飞机机身抖动厉害,请我们系好安全带。我打开遮光板,想看看外面什么样。当时天已经接近破晓,云层也较为清晰。

窗外好美。

在飞机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需要填写入境物品的登记单。看到身边的乘客护照上有许多国家的盖章,又跟他闲聊了起来,询问他哪些国家有哪些有趣的见闻。

「如果能像他这样去那么多国家就好了」,我心里想。

二、

「Excuse me. This is the information I got from google map. I want to go to this station, but the bus go to a wrong way", 我发现公交行驶的线路和谷歌地图的查找的线路不符,像一位乘客求助。在乘坐公交前还怕坐错方向,特意问了下在站台等车的乘客,可还是做错了方向。

因为怕自己的英语不能很好的表述好自己的问题,在询问的过程中我扫视了一下车厢中的乘客,看到车厢的后面有位乘客像是中国人,就走到他面前,用中文问道:「你会说中文么?」

他点点头。

我接下来用中文问了很多东西,他最多就是点点头,其他的都是用英文回答,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能听懂一点中文,但是不会说中文。

「谷歌地图的导航显示的路线是这样的,公交前半截的路程是正确的,可是到了刚才那站,却向着导航中相反的方向行驶了」,我拿着手机,指着导航的路线问。因为他不太会中文,我也只能用我那蹩脚的英语交流了。

「这边有些公交会有不同的路线,你的导航结果也不一定准确。你到时候跟我们一块下车吧,我带你找车站」,他说。

「那太谢谢啦」,我表示了下谢意,同时紧张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可能是他为了缓和我焦急的情绪,一路上他和我闲聊了很多。聊我的学校,聊我生活的城市,甚至,吐槽了一下北上广深大城市飞快的节奏以及中国的空气污染严重。

车到站了,我跟着他和他的朋友一道下车。他们带我走到一个车站,说了要坐的线路之后,还告诉我如何看车站的公交时刻表。

「可是,这个车站并没有你说的那个线路啊?」,我扫视了一遍车站的公交车线路,发现了问题。

「额……可能是我记错车站了,我们也不常坐这路车」,他说。

他转过身问了问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又告诉了他不远处的另一个车站。于是他们俩又带着我走了一路。

一路上我们又闲聊了很多。

「你学英语多少年了啊?感觉你英语还不错呢」,他说。

「我小学倒数第二年就开始学英语了」,我每次紧张的时候大脑其实都是不能运转的。当时他一问我学习英语多少年,我根本算不过来,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用英语表达「小学五年级」了。

其实就我以往的经验也知道,不要太在意老外夸人。最早一次和老外长时间打交道是在南京玄武湖,当时遇到两个老外在那边看地图,然后我就搭话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之后带他们走了很远。当时我说抱歉英语不太好,他们俩以浮夸的口气说,没有啊,你的英语非常棒啊。去悉尼的飞机上我旁边坐了一个在澳大利亚读博的学生,我们聊起中外导师的区别的时候他也这样说,外国老师不论你把事情做成什么样,都会说你做的太好了,继续加油。

「我曾经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在云南的昆明和大理当过一年英语教师,那边的景色很美的」,他说。

「嗯,对的,那边的自然风光很美,有山有水,空气也不错」,我虽然没去过那边,但是对那边美丽的景色还是很清楚的。

「看吧,我跟你说过那边景色美丽,你还不信」,他对和他一起的朋友说。

「那你应该会说些中文吧」,我好奇的问了下。

「会一点点」,他终于说了第一句中文。

「我离开中国已经很久了,当时还是1998年的时候在那边的」,他笑笑,并且又开始说起英文。

「现在我会说的也只有‘你好’和‘谢谢’了」,他看了看他的朋友,接着又说。同时他的朋友也大笑起来,用那种听起来就是老外的口音说了下「你好」和「谢谢」。

「欢迎来到悉尼,祝你旅途愉快」,走到半路,他的朋友表示有事,要先回家了,走前跟我握了下手。

「抱歉,耽误您的时间了」,我鞠了一躬,同和他一道的朋友握手道别。

他又接着带我走了一段路,找到了一个车站。

「这里的每一班车都可以到达Bondi Junction,而且都是终点站,这样你就不会坐错了」,他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站台的每一条线路,跟我说。

「你任意坐一班车,先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个购物中心,下车了你到地下一楼,然后再换乘地铁,到Kings Cross Station下,就能走到你的目的地了」,他又仔细地解释了一遍。

我看看谷歌地图,想了一下线路。

这时候公交来了,他还问了下公车司机,确认了Bondi Junction是终点站,跟我示意可以上车了。

「祝你旅途愉快」,他伸出右手。

「十分感谢您的帮助」,我同样深鞠一躬,握手道别。

三、

闲游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之中,是种非常美妙的感觉。身边的街道、建筑以及行人,全部都素未谋面,每一个街角、每一次转身,看见的可能都是令人惊叹的美景。

澳大利亚最大、最古老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让我这个纯粹的理科生感受到了来自艺术思维的冲击;装扮迥异的人们穿梭于澳洲最繁忙、历史最悠久的福林德斯火车站也成了这座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墨尔本动物园的企鹅、鸭嘴兽、考拉也让人沉醉于它们的可爱久久不忍离去。

初到南京时,被玄武湖四周的风景陶醉:城墙内是筑满摩登大厦的现代化都市,不远处的城墙外侧便是开阔的湖面与栽种着各色花卉和绿植的草坪。到了悉尼,才发现悉尼港周边的景色更是诠释了自然与都市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相得益彰:形态各异的楼宇直指城市的天际线,一望无边的皇家植物园满是种类繁多的古木与前来休憩的飞鸟。在远处眺望歌剧院以及海港大桥,听着海水拍打在岸边,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晚间在环形码头乘渡轮在海面上行驶,迎面扑来的海风夹杂着初春的气息,灯火通明的歌剧院缓缓从视线中消失,宏伟的海港大桥在头上掠过,游轮上的乘客们纷纷用相机记录下眼前动人的画面……

四、

「你是一个人来的么?」,C问我。

「是的啊」,我回答。

「不错嘛,小伙子」,C笑笑。

还没来澳洲之前,就看到网上很多人会推荐跳伞,于是我一直将它列作固定行程之一。

每次看自助游攻略,考虑行程时,都会想象一下那种画面:飞机飞到了15000英尺高空,你从上面跳下,接着是一段接近自由落体的运动,之后降落伞打开缓缓下落,眼前是湛蓝的海湾,身后是天空与白云,你在下落的时候高声呼喊:「世界太美丽了」……

「我是今天带你跳伞的家伙,录视频也是我负责。第一次跳伞么?」C问。

「嗯」,我说。

「过会就要上飞机了。在上飞机前,对着这儿(镜头)说些什么吧」,C说。

「这是我第一次跳伞……现在还有些兴奋和紧张……这里简直太美丽了,就去享受这个时刻吧」,在和C简单的认识过后,我对着镜头说。其实之前想了很多词,但是当时脑子都懵了,只是随便地说了几句。

在穿上跳伞的衣服之后,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培训。坐上飞机,C把我和他固定在一块,在下降的过程中其实是他带着我飞。

在飞机上升的过程中,C一直在跟我闲聊,可能是想缓解我的紧张。在闲聊的过程中,C继续检查了我和他固定的那些装置。

「现在高度要到了,你是第三个跳伞的。你前面的是那两个家伙,他们之后就轮到你了」,C指了指在我前面的两个跳伞的家伙,让我做些心理准备。

「嗯,了解了」,我回答。

「看到那个跳伞的家伙了么,他的姿势是不正确了。你还记得当时我怎么告诉你的么?」C以第一个跳伞的家伙举例,让我再确认下离开飞机时应该准备好的姿势。

「嗯,记得的」,我虽然一直有些紧张与兴奋,不过大脑中一直在重复着之前培训的一些姿势。

我和C复述了要摆的姿势之后,C告诉我做好准备,马上就要轮到我了。

C解开了我和飞机固定的扣子,带着我向飞机舱门方向挪动。

我的腿伸出了舱门,紧张的情绪也达到了极点。

「我们要下去了哦」,还没等C说完,他就带着我离开了飞机。

第一段是接近自由落体的运动,脸被风速冲击的很厉害,都变了形,嘴完全不敢张开。坠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开始慢慢放松了。

大概是到了合适的高度,C打开了降落伞,下落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我又习惯了一会儿降落伞打开飞行的感觉之后,又开始对着镜头说了很多。同时,也和C聊了很多。

「看你现在挺放松的么。要不要试下操纵降落伞啊?」C问。

「当然要啦」,我开心的说。

可能是C感觉距离地面还有很远,而且看我也逐渐放松下来,决定让我试一试操纵降落伞。

」这里有美丽的海湾、美丽的城市、美丽的沙滩。这样的感觉简直太好了,我爱死世界了」,我自己拿着两边的把手,凭着感觉和C的指示用不同的力度操纵着降落伞,兴奋的说。

「希望自己能够学业有成,学会享受生活,早日遇到心爱的人。感谢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我又接着对镜头说。

终于我对着镜头表述出了大概的想法。

我最近开始喜欢上这种,将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都交托出去的感觉。此时,你需要做的就是专注。专注于当下的事情,将一切抛之脑后,接着奋力拼搏……

五、

「今天我们计划上午去Dandenong小镇看看自然风光,期间会经过Sassafras小镇,我们在那里吃一个早午饭。如果你饿了的话,我们昨晚去超市买的香蕉和TimTam可以吃点补充下能量。下午我们沿着海岸线去陆地的最拐角,这边比较像著名的大洋路的景色。途中有很多小景点,都非常美丽,有个地方能骑马,大约会花上两个小时——首先是简单的培训,让后在接近日落的时候骑马走到海边的沙滩,也非常有趣。当然,这只是计划,到时候会根据每个景点游玩的状况和实际的时间调整」,S给我说了下今天的计划。

「怎么样?」S咨询我的意见。

「Okey,客随主便,你定就可以了」,S的计划听起来已经非常棒了。

「那么走起来吧」,S说着,踩了一脚油门。

「前面就是Sassafras小镇了。这个镇子非常小,如果直接行使的话,转眼就会经过了。周末这边会有很多城市的居民开车过来吃个早午饭。最早也是听朋友介绍,说这边有家咖啡店手工磨的咖啡非常香。之后我和我老婆每次来这边游玩,都会去这家店吃点什么」,S向我介绍来这个小镇子吃饭的缘由。

「你们周末的生活好爽啊」,我说。

车子开到了Sassafras小镇附近,S给我介绍小镇子的一些概况。

「看吧,这个小镇子真的非常小。这边就算是一些商业街了,这里是一个幼儿园……到那儿就到了镇子的尽头了」,S说。

「咦,这边的店面怎么都没开门啊」,S有点诧异。

于是我们停下车子,到镇子上一探究竟。

我们转了一圈,几乎所有的餐饮店都关门了。只有几家礼品店还开着门。

「二位上午好,我们这里有最漂亮的饰品,进来看看吧」,我们走到了一家礼品店门前想问问原因,礼品店的店主和我们打招呼。

「您好,我们想吃点儿什么,这边的店铺怎么都关门了啊?」,S问店主。

「这些店铺只有周末才会开门哦。喏,那边有家店,是开着的」,店主说。

S看了看店门前提供的食物,给我解释了一番。

「这家店里面的食物都是这边经常吃的一些东西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的惯。他们家的咖啡应该没有我说的那家咖啡美味,我们之前周末来这边游玩的时候,都尝过周边的几家店了,就那家的咖啡让我们印象非常深」,S说。

「怎么样,你想不想在这边吃啊?」因为和之前想到的计划不符,S想要听听我的意见。

「我本身也不太习惯喝咖啡,这几天在澳大利亚麦当劳、汉堡王都吃过了,还没吃过肯德基,要不我们中午去肯德基吃吧,现在我们向着景点出发吧」,我听了S描述的店里面的食物并没有太多想要尝一尝的念头,还不如节约时间多跑跑景点,而且之前一直想比较一下国内外常见快餐店的差别,所以就提议走前尝下肯德基。

「Okey,那么我们马上到了下一个景点,先吃点东西垫垫,中午带你到肯德基吃。之前也和你说过,这边的肯德基都是蓝领工人吃的,他们干的都是体力活,所以这边的肯德基都比价粗糙,几乎是最低端的快餐了,国内的肯德基比这边精致很多的。这边的麦当劳也比肯德基精致很多」,S说。

「那走吧」,我说。

行车途中,S给我介绍道路两旁的风景。

「这里有地方可以爬树,爬之前教练会做一个培训,我们之前去过,今天时间不够,我们就不去了」,S指着前方的树丛说。

「就是那块,树上有轮胎、平台的地方么?」,我问。

「嗯,是的。这些小地方适合呆一天,几个人一块过来玩。带着帐篷,晚上就在附近露营,我们之前就是这样的」,S给我介绍。

没过一会儿,车先停到了一个半山腰的地方。

「这边是一个小景点,我们先在这转转,马上到山上的瞭望台景色会更好,我们稍微控制下时间」,S说。

「那边的小房子是留作BBQ的地方,你投一个硬币进去,烤箱就可以工作了。这样的装置在澳洲很多的,我们周末有时也会带些东西来这边烤着吃」,S接着说。

「之前在跳伞的地方,海边也都是这样留作烧烤的小屋子呢」,我分享了一下之前我在悉尼的一些见闻。

「唉,你身上有硬币么?要不投一个试试吧?」,我好奇的想看看这边的烤炉工作起来是什么样的。

「额,身上还真没装硬币……」,S笑笑。

「这边的丛林中我们每次来都会看到野生的袋鼠经过。之前你不是说在动物园看到的袋鼠太小了,而且都躺在那儿不动么,我们在这儿找找,应该能够看到大的、将近一个成人高的那种袋鼠」,S指着丛林,看看能不能发现我心中期望看到的那种袋鼠。

「其实这边的袋鼠也是分不同品种的,有的袋鼠就是很小,有的袋鼠就是很大」,S又补充说。

遗憾的是,我们找了一路,都没有看到我期望遇见的袋鼠。

「找不到就算了吧,我们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吧」,我建议。

S想要再尝试找寻一下,不想让我有太多的遗憾,可是事与愿违。

「喏,这就是袋鼠屎。应该一周内还有袋鼠活动。但是它们都干了,可能真的最近都没在这块地方活动了吧」,S推理到。

于是我们又出发了。

车开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停下了。

「哇,这里的风景好美啊」,我感叹道。

视野的近处是山上高耸的树木,稍远点的地方散落着大大小小的街区,尽头隐约可见蓝色的海岸线以及市中心的CBD。昨天是多云阴天那种天气,今天放晴了,虽然远处的天空中稍微有些云层,不过依然不影响这开阔视野以及壮观景色带来的震撼。

「这边是一家餐厅,有些人会选择到这边举办婚礼或者是周末办个party,那时候这边会非常热闹的」,S指着一家装扮简约,但依然掩盖不住其优雅的餐厅说。

「确实,这里景色太美了。洁白的婚纱或者丰盛的美食与周遭翠绿的草坪都会很搭,再伴着开阔视野中景色所带来的欣喜,那感觉肯定棒极了」,我又开始想象起来那种画面。

我们又逛了一会儿之后,吃了点东西离开。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到经过的一家肯德基吃了点快餐,又继续了下午的行程。

「我从未见过如此壮阔的海面!」我情不自禁地感叹到。

眼前的海面呈现出深蓝和浅蓝的分界线,只有天空的尽头显出些许白色,其他的地方仿佛要和蓝色的海平面融合为一体。山脚下交错着村落与树林,在村落与海面的交界处是白色的浪花……

这就是站在两百余米的Murrays Lookout处看到的景象。

「我们先去骑马的地方看看,别回来订不到了」,S说。

「嗯」,我回答。

于是我们又开车到了马场。

到了马场之后,店主说今天马要休息,也没能体验一下海边骑马漫步沙滩的感觉。人生也不会总是一如预期,不是么?

「那么我们接着去下一个景点吧」

一路上,我们就沿着海边行驶,也几乎走遍了沿途的每一处眺望台。

在百余米的山崖边看大海,也是同样令人惊叹。

海浪一层层向着山崖打过来,错落有致;稍远处的海浪呈「一」字型,浪花泛起的白沫也整齐排列开来,稍近些的海浪泛起大大小小白色的圆弧;蔚蓝的天空尽头点缀上一片片白云……

我们就沿着Mornington半岛一直走,走到了半岛的尽头……

六、

当天返回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当晚我们决定去吃一家华人开的自助火锅。S说熟悉的饭菜能够让我多吃点,同时带我去感受下这边的华人聚集区。

吃完饭,在经过一家店铺的时候,S朝着里面望望。

「还记得之前跟你提到过的那个因为爱情来这边的北京女生么?她就在这家店打工」,S说。

白天游玩时,S给我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S的一个朋友在当地做地陪,就是国内有来旅游的他当导游。有次一个北京来的女生在这边游玩之后去了悉尼,他们互相聊的也挺开心,他没跟女生说就买了去悉尼的机票,给了那个女生一个surprise,之后他们还真的成了。那个女生当时在北京的工作还很好,过的也是比较体面的生活了。后来来到澳洲,当起了一家餐厅的服务员。

回到S家,商量了第二天去机场的时间之后,我准备去收拾东西。

S走到书架旁,拿了一个蓝色的DVD,坐到我身旁。DVD封面上写着《Love Actually》,我仔细一看中文,《真爱至上》。

「这就是你说的那部电影?」我问。

白天游玩时,S不仅分享了北京女生旅行遇到真爱,牺牲很多来到异国他乡的故事,还推荐了一部电影——《真爱至上》。

「嗯,每年圣诞节我都会看一遍」,他点点头。

「回去之后我肯定会看一遍的」,我笑笑,上楼收拾行李去了。

简·爱

By | 2018年9月27日

最早听说这本书是在小学、初中那会吧。刚听到书名以为是讲述关于简简单单爱情的小说。后来到了高中,坐我后面的一个家伙说读完此书,闲聊才得知,《简·爱》书名是取自其中女主人公的名字。

前一段时间,我又看了一次知乎上关于恋爱史的回答,里面的一段是这样的:

如果你自己没有过恋爱史,那么——
• 你自己的情感成熟度是可能值得担心。
• 请让你自己在和他/她相处的时候,注意不要变得很讨人厌。

我感觉自己在有些时候非常令人讨厌。

也是一个巧合,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女生对问题「安静淡定的女生怎么谈恋爱?」的回答。不管生活中、还是我堆砌的文字中,总会夹杂太多的情绪,而她的答案很多地方都是简单的叙述,几乎不带情绪,但是字里行间依然能让读者(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让我)感觉很有吸引力。于是我就翻遍了她的答案,直到看到一个回答:

谈一次恋爱,看一遍简爱。

于是当时的我便产生了要看一遍《简·爱》的念头,我认为读书很大一个程度是获得间接经验(参见《我也来谈一谈读书(一)——读书的意义》),读读《简·爱》或许能让我对恋爱获得些间接经验。

事实证明,还是很有收获的。

其实这部小说前半部分都算是介绍或者铺陈吧——介绍简的贫苦出生以及早年的一些惨痛的遭遇。一番奇特的经历之后,她遇到了一个爱她的人——一个比她大接近20岁、出生巨贾的男人罗切斯特。直到小说的50%之后,简快要和罗切斯特先生结婚,冲突才越发显现出来——简的心情波动很大,有不详的梦境以及糟糕的天气。然后到了婚礼上冲突到了一个极值——罗切斯特的妻子还活着,并且是个疯女人。

简认为罗切斯特有家室,不能与他结婚。最终简选择了离开罗切斯特身边,离开了那个城市。

离开之后,简经历了许多事:她差点客死他乡,她遇到了另一个喜欢上她的人,她分到了巨额遗产……但是,她一直牵挂罗切斯特,而且对他的爱恋也一直没有改变。

分到了巨额财产之后,她的力量变强了。她开始回去找寻罗切斯特。

简离开之后,罗切斯特的住所发生了火灾,在房子快要倒塌的时候,他为了救人,自己被压倒在房屋底下,失去了一只手臂,而且接近失明。

当简找到罗切斯特的时候,得知他的妻子已在火灾时离世。虽然罗切斯特的生命已经遭到重创,但是简却在此时选择与他结婚,并且一直守候在他的身边。

我看书很少,看小说更少了。我经常跟同学调侃自己,我懂个啥,这辈子看过的书可能手指加脚趾就数过来了。但这本书对我的影响确实是巨大的——尤其是对我的爱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