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记

By | 2018年7月15日

本文中的一些观点不代表我的雇主。


一、初窥上海

我足足发了一个小时的呆。

18.07.02大学同学结婚,跑了个龙套客串了一下伴郎。晚上又急急忙忙乘高铁到上海,到租的房子那边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18.07.03晚上又看了看前一天拍的照片,回顾了一下昨天见到的三年未曾相见的那群大学同学,恍如隔世。

年岁渐长,我仿佛明白,人生是个不断和故友道别的过程。

18.07.04又是忙碌的一天。打扫之前租好的房间、去超市置办常用的生活用品、观察周边有哪些店面……

毕竟这不是第一次来到上海。之前来上海,或是旅行,或是面试,看到的只是它令人向往的那个侧面:大都市繁华的街景以及更多元的工作机会;而今天的一番经历,体味到的是真正在上海生活的那些事儿:吃喝拉撒,柴米油盐。

这天傍晚,我到隔壁的菜场买了点熟食当晚饭。匆忙的步履、拥挤的人潮、漫长的红绿灯以及饮食习惯不同造成的不合口味的饭菜……在吃完饭后,我呆坐在客厅中,不断翻看昨天同学婚礼上的那些片段。甚至还发了条朋友圈。

可能是昨天情绪溢出太多了吧。

二、房东奶奶

「租房子要在意是否和房东直接签合同,同时要看到房东的房产证以及身份证」。租房子前上网看了一下租房的注意事项。

签租房合同的时候房东即没带身份证,也没带房产证。她说我们这边都不用带的,不过中介也要求需要看到房东的房产证,房东说会晚上回去微信补发给中介。于是我也顺带要求把身份证发给我看一下。

房东看上去年纪不小了,但是由于我很对事情的判断都很不准确(比如人的年纪、房间大小等),再加上这是第一次见面,未敢直接询问。一个小情景还是验证了我的猜想:房东在擦拭窗台的时候,手已经会发抖了,是不由自主的那种。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所表现的特征。

晚上房东遵守了诺言,发来了身份证。我在意了一下年纪,竟然已经77周岁了。

「沈老师看上去显得挺年轻的,未来一年也麻烦老师照顾了」,我回复房东奶奶的微信。因为之前她是老师,她喜欢我们这样称呼她。虽然这些话语中略有恭维对方的色彩,不过房东奶奶确实显得很是年轻,而且这么多事情也自己操持。其实我也挺喜欢称呼别人奶奶,因为称呼她阿姨,显得自己年纪太大了。这个年纪的人,也够自己奶奶辈分了。

「你们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可以直说),也不用客气。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到你们那里比较远,能帮的上的,还是会帮你们的。你们刚到上海,人地生疏,有什么事咨询一下也不妨。微信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作为长者也应该尽力帮助。」房东奶奶回复说。

初到上海,需要办居住证。我们和房东奶奶约定了时间,一起去派出所办理。

「你们起床了么?」周六9点左右,我的电话响了,是房东奶奶。

「我们在外面买饭来着,马上就回去」,我说。没想到房东奶奶这么准时,之前我们约定的时间就是九点,因为我们起床了看还有些时间,就想着先出去买点早餐,也不会耽误很久。

跑回租的房子这边,房东奶奶微笑着站在门口。

「抱歉,抱歉,我们以为您可能会稍微晚点,起床后又有些饿了,就出去买点东西。让您久等了」,我给奶奶鞠了个躬,表示歉意。

「没事,没事。我以为你们是因为平常工作忙,周末会想着睡个懒觉来着。能理解的」,房东奶奶说,同时没有半点埋怨的意思。

在几次交流之后,和房东奶奶慢慢熟悉了起来,在去办理居住证的路上聊了一些关于奶奶的事情。

「沈老师您住哪啊?」我很好奇她竟然九点就到了我们这边。

「我住在闵行的XX小区,离这边太远了。要先坐地铁,再坐公交,路上的时间大概要一个半小时」,房东奶奶说。

「那您起的好早啊,竟然这么早就到这边了」,我惊讶的问道。

「我早晨都忙完很多事了,之前还带我老公去了医院验了下血。哎呀,现在的科技真发达,我们去医院,都不用排队了,刷下身份证很多事情就都解决了」,房东奶奶回答说。

「您看,今天还真麻烦您跑了一趟。毕竟我们工作日都要上班,只能麻烦您周末来这边,这跑的大老远的,也挺费事儿的」,我对房东奶奶的操劳表示了下谢意。

「也幸好派出所周六上午能办理居住证,不然我们还真的麻烦呢。工作日我也有事,女儿要上班,外孙女还要照顾。周六了,女儿休息,孩子能交给她照顾」,房东奶奶说。

房东奶奶的房产证上有三个人的名字,但是只带了自己的身份证过来,最后没办成,需要下周再来弄一下。

下周她又准时的过来了。这回我和她聊了更多。奶奶1961年就上了大学,当时身体不好,医生还误诊了,差点没毕业,而且因祸得福分配到了上海长宁区当老师:当时党员要分配去新疆、团员要分配去近郊。还聊了她当过团支书、辅导员、班主任的事情。她非常喜欢当班主任,因为这样可以和学生的关系更近一些,不过也为此操劳很多。

「在我们小城市,早都应该颐养天年了,您还操持那么多事情。而且还真没看出来您年轻的时候身体不好,现在感觉您精神状态挺不错的」,我笑笑说。

「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啊,毕竟孩子也忙,我们能帮帮孩子就帮一帮,而且我也很喜欢帮助人的」,奶奶也笑笑。

之后我和奶奶又聊了许多。她问了我家庭的情况,我又问了更多关于奶奶早年的经历。

「人生确实会交织着很多苦难啊!沈老师今天说的也让我学到了很多。老师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啊」,奶奶离开前我嘱咐说。

三、踏上职场

「上班一点都不好玩儿」,我在大象(公司的通讯软件)上发了个消息给室友。

现在租房的室友恰好是研一的室友,还在一个公司,总算是多了个可以扯淡的人。室友人也非常nice,也包容了我很多。

每天早晨通勤的时间有将近一个小时;几千人的公司食堂大概只有十个菜不到;我们组人太多了,工位不够两个人挤一块儿;一个同事也跟我吐槽过这边团建活动的费用低……

「唉」。

当然,这边也有很多值得庆幸的地方:同事间关系都很好,印象最深的地方就是吃饭大概有十来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还会打王者荣耀;公司的文档还算全面,同时也在不停完善,从这也能看出一个公司的技术储备以及眼光是否长远;这边leader做事情也挺负责,主管对我们组每个人的事务都很清楚。

而且,去年也开始在饭否上关注了王兴,在他的饭否动态上也学到了很多。印象最深的一个动态是:「『大多数人以为战争是由拼搏组成的,其实不是,是由等待和煎熬组成的…』说这话的大哥当年参加过中越战争,后来创过业,现在做投资。」

我们组每周四会有个大组会,每个月的第一周会给这个月生日的员工过生日,然后再随便和主管聊些八卦。恰好我入职的第二天就经历了这样的周会。

我之前晚上走的都挺早,但是在第二个周会上发现大家一周都能做那么多事情,于是当时我暗下决心,准备晚点走。可是,到了十点,我发现我走的次序和平常八点离开的次序差不多……基础不足、人还笨,又不愿意下功夫……以后要加油啊。

也是那天加班的晚上,七点半本来有个会,code review。快到了七点半左右,一个妹子来了个电话,上来就是称呼我的名字(不加姓)。听到这样称呼当时真的吓到了。我本来就不太习惯别人直接称呼名字,我挺喜欢别人叫全名的(姓氏+名字),这还是一个妹子打来的电话,当时真觉得……别扭……她大概介绍一下我就意识到,下午有个运营那边的妹子提了一个需求,让我们晚上完成,应该是来催任务的。

「抱歉,我这边有个会,没看到大象上您的消息。这边需求我们已经解决了」,我说。

「哦哦,那知道了,也谢谢了」,对方说。

其实,我真的会想,为什么……大家工作都那么有激情……都这么晚了还因为工作去打电话……

晚上回来和室友分享了运营妹子来电话的事,室友调侃说:「你不趁着机会拖一拖需求,多跟她聊聊,而且这还是直接通话的。」

「唉(第二声),好像是这个道理唉(轻声)」,我笑笑。

之前参加同学婚礼的时候,在车上和一同参加婚礼的其他人聊了起来。他们各自聊了自己的工作,还聊了房价,最后还说学校其实挺好,工作了太忙。

在我看来,学校和工作都很忙,只是方向不同。就像房东奶奶,都年近耄耋,不依然操持着一家上下么。

第二天是周五,同事都走很早,而我却相对较晚。一方面是自己基础不好,大概搜了下要补的内容,还有,就是感觉自己越来越容不进一个环境当中。之前在实验室,即使是见到老师我也都会打声招呼,现在每天来公司,连向身边的人道声早的想法(也可能是勇气)都没有。

那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曾经看过的知乎问答,问题一点记不得了,只是答案还有些印象。所有的内容都是截图,从一部日剧中截取出来的,所以也不好用搜索引擎查找。找了好久,凭借一些记忆的碎片还是找出了那些截图的出处《最完美的离婚》(原名《最高の離婚》),虽然没找到原回答。

原剧没看过,就不过多评论了。不过内容应该是很细腻的。

里面有几句话挺有意思的:

跟喜欢的人生活上步调不一致

合拍的人却又喜欢不起来

我从来都无法赞同你的言行举止

却还是喜欢你啊

爱情与生活经常发生碰撞

该怎么说呢

这或许是我在有生之年

都无法治愈的顽疾

曾经我有过一个念头:我有一个想法,我想要验证一下。现在我的很多努力或者坚持或者尝试也就是不断地探索这个验证自己想法的过程的。

当时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到了未来的某一天,我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这个问题简直太难了,鬼知道。我连代码都没敲好,还是不要想为妙。

下面是剧中的一封信。每次看到一些令我触动的文字,我总会想到,人生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旅程。


扫描下面二维码,就能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