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游记·瞻园行

By | 2016年12月18日

一、

我深深地打了一个呵欠,曲折的血丝散布在眼白上格外明显。

「最近好累啊」,我和舍友唠叨说。

「是啊,我这段时间也是没精打采的」,舍友也表示这段时间体力消耗了太多,有点不堪重负了。

「以前还想着自己能实现很多,不过最近发现自己想法简单了很多,只想熬过研究生这个阶段,以后好好过日子。希望自己以后不是那种事业型的人,像我们实验室某些导师那样太辛苦了」,他又接着补充到。

「确实,我们实验室有些导师真的有点过了,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体怎么那么好,感觉他们每天的睡眠时间太少了」,我表示了一下我对这些导师的观点。

「他们这都是在透支生命啊,这到了以后肯定会有隐患的」,室友也赞同。

「对了,最近你怎么也不出去浪了啊,以前你可是经常出去的啊」,我和室友打趣到。

「这还哪有功夫出门啊,我只希望能有个周末,只想睡个好觉」,他面带倦色的说。

自从开题那段时间以来,我们终日都毫不停歇地奔波在实验室和寝室之间。尤其是20天前开题的那周,更是劳累不堪。室友连续三天奋战到半夜,分别在3点半、5点、4点才睡。即使像我这样一个稍显懒散的人,心思也几乎整日都是在课题上,每晚都到了夜里两点多才休息。

之前也和九龙湖那边的室友交流,想和他们小聚一下,不过他们也说任务很多,再加上九龙湖校区距离四牌楼有20公里,所以这事也就搁置下来了。

最近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出门一次,放松一下心情,不然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

二、

提到南京的景点,浮现在脑海中的必然是「中山陵」、「明孝陵」、「总统府」和「夫子庙」等等。既然它们有名,自然都是去逛过很多次了,反倒没有什么新鲜可言。甚至本科如果在南京就读,还可能招待外地前来游玩的同学去了很多回,那里的布局估计对他们来说肯定都是如数家珍了。所以目标自然是自己没去过的地儿。

我想了好久,冬季确实没有什么好去处。起先定下的景点是莫愁湖,网上有建议说可以去一赏冬季开放的一些花卉。可「山茶花」、「仙人指」、「茶梅」等等美艳的植株盛开之时几乎都是在晚冬,所以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定下了南京历史最为久远的园林——瞻园——这个与苏州「拙政园」、「留园」以及无锡「寄畅园」并称「江南四大名园」的「金陵第一园」。


三、

来瞻园一定要细赏其山。瞻园中四处都有假山,其中以南、北两座假山群为主。北假山面积稍大,周围亭台楼榭俱全:西南方是「岁寒亭」,亭子附近种植松、竹、梅三种植物,遂以此名相称;东面是「观鱼亭」,驻足其间,可览假山前池中嬉戏的鱼群;东南不远便到了「一览阁」,顾名思义,这座楼是全园最高建筑且居正中,登上此阁可观瞻园全貌。南假山面积虽小,但令人回味依旧。相比与北假山,此座假山植被遍布、群峰跌宕,假山山洞幽深、钟乳倒悬,虽然没有北假山小亭、阁楼的相映成趣,但是池水、奇石与花木相衬,依然可称为美景。瞻园之景胜在假山。

来瞻园一定要细观其水。瞻园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瞻园主要是一些古代宅院,现在多处为相关的历史陈列展馆;西瞻园则是主要景区,假山等美景皆在西半园子。而在西瞻园中,几乎随处可见池水、清溪。假山被池水包围、亭榭筑在水面之上供游人歇息,曲折的长廊也是建立在池子之旁;不同景物辅以水域搭配,相辅相成、互为益彰。可见园子的设计者在水的搭配上必然是花了不少功夫。

来瞻园一定要品味其建筑。亭,是一种开敞型的小型建筑,供人停步休息;台,是高平的建筑,比如月台、窗台;楼,是两层及以上的房屋,在园林中常用作卧室书房;榭,筑在平台上的木屋。「百步一亭,五十步一榭」,在这「金陵第一园」中是真的亲眼目睹了。除了之前说的那些亭子、楼阁、长廊之外,其他的「轩」、「堂」以及「楼」还有很多很多。建筑密度虽大,但是伴随着假山、池水的相衬,尽不使人觉得乏味。其中有座楼名曰「逐月楼」,供赏月之用。当年乾隆南巡时驻跸此园,在此楼赏月之时想起欧阳修名句「瞻望玉堂,如在天上」,遂赐「瞻园」匾额,这也便是园子名称的由来了。

来瞻园一定要体会其历史。瞻园最早是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前的吴王府,之后赐予开国功臣徐达做为府邸一部分。乾隆年间,皇帝南巡之时题「瞻园」之名,并且对此园念念不忘,回京后仿瞻园修建北京长春园。太平天国时期成为东王杨秀清的王府花园。甚至因为此园布局巧妙且保留了很多历史韵味,87版《红楼梦》以及92年赵雅芝版的《新白娘子传奇》皆在此取景。园内依托其历史修筑很多历史展馆: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明中山王徐达史料展等等,浏览一番,便可知晓园子的前世今生。

亭台楼阁、舞榭歌台,青山绿水、花红柳绿。错落有致的格局,典雅精致的设计。游走于其间,真的会感觉如入幻境一般。我想,倘若当年五柳先生居于此园,就写不出《桃花源记》和《归园田居》等等流传千古的词句了吧。

四、

漫步于瞻园,整个人都沉浸在其山水建筑的巧趣之中,使得我差点迷失了方向。实不相瞒,这座园子并不算大,长宽只有100来米,不过布局巧妙的山石让人赞赏从各个角度看皆为新奇,点缀其中众多的小亭让人总想驻足其中一赏究竟,且有曲折回环的长廊遍布连缀各处,为了不错过一处美景,让我这个路痴几次找寻错了方向。

赏园时遇到一位外国友人,他倒是步履匆匆,一时间便游览了多处景点。可能是确实园子不大再加上有长廊四处相连,我几次和他打了照面:在「太平天国历史史料成列馆」、在「明中山王徐达史料展馆」、在「碑廊」与「盆景园」,均见他走马观花。可能这样一座狭小的园子,只有西半边的假山和观赏亭才能让他稍稍停留打量一番吧。如果真的这样,乐趣自然少了太多。毕竟中国传统园林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会让外人看来少了很多乐趣。

不过每个人的兴趣不同,我钟爱的美景他人看来只是枯燥无奇,这倒也是随处可见。

畅游于此情此景的我,如同挣脱了牢笼之后的肖生克,近乎于漫无目的地穿梭在不同的庭前院落之间,久久不忍离去。

五、

回到寝室之后,看着自己相机中记录下的一些造访于神境之间的片段,依然回不过神来。细想一番,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独自远离某地,完全融入一个不用刻意融入某种氛围的环境之中了。

看着看着,想起了刚搬到四牌楼这边时一个室友说的一句话。

「你没有发现,好友之间呆在一块,即使没有任何交流依然不会显得尴尬么?」

当时我刚从九龙湖搬到这边,室友几乎终日不语,我有时会闲聊几句以打破沉默,熟悉之后聊到了这些。

「我到没有在意过这些,但是我个人不管和谁在一起,不言不语总会感到有些别扭」,当时的我回答说。

现在他受到导师的要求,在工地干活。他和我说过,他就认为人应该干一行爱一行。他也是如此行事的。他对很多事情几乎没有半点怨言,这点我也格外敬佩。

比起沉稳干练的他,我倒是显得墨迹许多了。

或许,我早该意识到,人会随着年岁的增长,在自己的喜好上越走越远,很多美景只能够自己去探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