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菜

By | 2018年5月13日

我像往常一样去食堂吃饭。

今天吃什么呢?在去食堂的路上我便开始琢磨了。到了食堂,每个橱窗都转了一遍,果然还是那些菜色,我微微地叹口气,随便点了一份不算讨厌的菜,就开吃了。吃着吃着,想到了小时候,老妈给我做饭,虽然每次饭菜会比食堂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但自己还是挑三拣四。现在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太不懂事了。

我三年级那年,老妈的单位国产转民营,她也便下岗了,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当时有个下岗就业培训(不参加无法拿失业补偿金),老妈选的也正是厨师。培训课之后,老妈经常会对我说,那些大厨做饭怎么样怎么样,和家里烧菜怎么怎么不同,所以做出来的饭怎么怎么好吃,说下次要尝试烧给儿子吃。我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听到这些话语的感受,应该是很开心吧。老妈会烧我最喜欢吃的金针菜烧小鸡,这道菜我在外面还从来没看到过;老妈知道我不喜欢吃水产品,在我长身体时,专门买黑鱼剃去鱼刺做成鱼丸,放上番茄酱适当的火候煎熟,这样口感又好又不会有腥味;有段时间我血压偏高,每次在家时老妈做菜都少油少盐,还会多烧有利于降压的蔬菜。我现在能记得的,也只有这些成长中的片段了。这个世界上确实会有不少顶级厨师会烧更可口、更悦目的佳肴,但是的确只有老妈的菜是为我定制的了吧。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老妈就有些偏头痛。所以直到老爸回家工作,我都没选离家太远的学校。本科的时候我是每天一个电话给老妈,虽然就是些闲言碎语、家庭琐事,那时候自己也是无所事事,倒也没觉得浪费时间。后来,老爸回蚌埠工作了,我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一般只在周五、周日给父母打电话了。现在,自己也想离家远些,有些想出去看看世界了。

每次回家之前,老妈依旧会问我回家几天,想吃什么,并且把我在家几天的菜谱都盘算清楚。可是我回家的次数确实越来越少了。也许有一天,妈妈的菜香真的只停留在了记忆当中,这些文字,也便是我对「妈妈的菜」的诠释了。

我像往常一样在食堂吃饭。

每个橱窗都转了一遍之后,随便点了一份不算讨厌的菜,也便开吃了,没有挑三拣四。今天母亲节,正好打个电话回家,把刚才想到的一些往事跟老妈唠叨唠叨,顺带也说一声:母亲节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